情有独冢

HofG 100万字 连载

网球王子冢不二同人文,主要是大学毕业后的他们,少许学生时代扩写,成年时代几乎都是原创剧情。三章之后是甜文。 官配谁会写虐文啊???哈哈哈...... 随便看看,剧情很长。 手冢大满贯之后突然巅峰退役,为了创造出不逊色于他们那个时代的网球,他决定作为教练再次踏上一段艰难的道路,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下开启了新的一段人生,有不二陪伴的未来才是他真正想要的未来。 无数人的白月光和无数人的心头爱之间奔现之后的故



最新章节:“你们两个,真是一点都不管裕太的死活啊!哈哈哈......”

最新章节列表
“你们两个,真是一点都不管裕太的死活啊!哈哈哈......”
手冢在心里笑了笑。他想起了那个大雪天的那次对话。
“可是这间屋子里只有你啊,而且门又不是透明的。”
“托你的福,我用我自己给你换来了一张行为艺术终身会员卡。”
手冢坚持的东西,他也必须要替他守护住。
现在不二的评论区里除了争先恐后要喜糖的剩下的几乎都是喊嫂子的
他曾经仰望的,只差半步的距离也遥不可及的星,已经属于了他自己
“我要用你的责任感把你绑在身边,这样你就不是孤身一人了。”
无数的风的心脏,在我们爱的沉默上方跳动
这是一个港口,我在这里爱你。
由于我爱你,松树在风中,想用他们针形的叶子唱你的名字。
你从所有的事物中浮现,充满了我的灵魂。
全部章节目录 [点击倒序↓]
现在,过去
手冢的大危机
人生啊,就是见一面少一面,不要留下遗憾
“现在,来得及吗?”
周助与国光
手冢笑了,或许这么多年以来,真正了解他的只有不二一个人吧。
你不会真以为自己是个A吧。
怪诞的口味原来他早就知道。
嗯,最后一句是——所以我喜欢你。
归路·新的开始
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各自的秘密
逃跑的国光
谁都不曾辜负
醋坛子与他的弱点
传说中的魔鬼队长
他先动了不变的心
他只是愿者上钩罢了
想要了解的过往
真是狡猾啊!
成熟稳重且单纯
植物三人组
不二的呓语
“我有事情要问你。”
永远都不会再离开
朋友迹部景吾
好久不见,小偷哥哥
不二与羽田
什么都知道可是要吃亏的
你有过后悔的事情吗?
既然感性等于不二,理性就见鬼去吧。
昆山之片玉
今时明月——京都1
今时明月——京都2
暮色未见,雨连檐;蝉未鸣,已知秋。
今时难见,旧时月;词未尽,知君意。
那是对除了周助你之外的其他人和事。
时间向前跨出步子,却迟迟不肯落脚
回忆念念不忘
你家里人没有催过你吗
天明之后的湖水是清澈见底的
你这个家伙,始终都抱着必胜的决心对吧。
“我又跑不了,你这是什么奇怪的占有欲。”
青学的传说
练习比赛:不二对手冢
不二对手冢(下)——那是我唯一绝对不愿意抛弃的和你的起点
不二的神秘相册
番外:慢半拍的过去
这场雨很快就会停吧
对不二的挑战
“冒险的前提是要有实力作为底气”
……就像当初你扔下没打完的比赛就走一样,
“要是你有小孩儿的话,估计也会被你教育成一个精英吧......”
“手冢国光——一种让追随他的人愿意勇攀高峰的精神。”
“你肯定是发现了,为什么不问。”
临溪垂钓有灯泡
队长相亲记
真是“好事”成双对。
词不达意又如何
夕阳西下年少时
不二的料理
人都有擅长和不擅长的东西
他太耀眼了,不应该只做一个跟随者。
你的肩膀能借给我吗?
因为我现在可不是孤身一人了
“很久以前,在你还远在他乡的时候。”
我们不是朋友
秋日的焰火
这一瞬间,他确认这个照片里的景色一定对不二有着特别的意义。
“治”子莫若母?
”不是还有你吗?”
距离那个日子越来越近了
蓄谋已久的偶然
不二朦胧的睁开眼。梦醒了,变成了另一种现实。
因为那句抱歉一说出口,就什么价值也没有了。
他害怕改变,害怕若他一变,心也会跟着变。
孩子气的偶像包袱
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全然感觉以前曾经熟悉的那种责任又一次爬上了肩头。
暗流涌动的开始
意想不到的比赛
他们是一类人
十月七日的形状
虚假的微笑
互补的齿轮
“我脑子里都是你,你就在我眼前,我干嘛还要走。”
他感觉自己就是来替手冢还债的。
我去你留,两个秋。
“仗着你喜欢我,那我肯定会赖着不走。”
这根本不是猪拱白菜的问题,而是两只猪看对眼儿了。
不二的决定
普通朋友之间的合作关系
和之屋的哲学家
语言无法传达的东西
不二关上灯,看到月光穿过窗帘的缝隙将夜色分成了两部分。
只要是跟他在一起,他就能跟这个彼此不会相容的世界和谐相处。
又怂又不老实
“我更相信事在人为。”
目标是手冢国光
对你的一切都与别人不同其实是爱的另一个代名词。
追随的视线
模仿与改变
“我也不是什么魔鬼。”
阴差阳错的邂逅
“真是近水楼台”
“这是我作为男朋友的基本权利”
动态变化的行为模式
“梦想和爱情并非不能兼得。”
在不二看来,这里有一种冷静的温柔,和某人很像。
爱情有多少次试错的机会,就有多少个伤心的人。
“人必须要靠自己的力量才能从困住自己的枷锁里挣脱出来。”
突然的“惊喜”
当“梦想”照进现实
必要的责任感
“是啊,误会了可就遭了。”
有那么一瞬间,好像回到了过去
“你今天是不是躲在暗处等着英雄救美呢。”
熊与柿子酱
“我是先动心的那一个,但不是最有勇气的那一个。”
“你旁边要是站一个男人我可能会多想一下。”
不再有关的节日
“在我贫瘠的土地上,你是最后的玫瑰。”
“其实那束花还有另一种含义。”
“我从一开始就很清楚自己的不同,也目标明确。”
那笑容一头撞在不二的心上,一下子把他送回到了学生时代。
“那混蛋下午约你,你来吗?”
对抗练习赛
想要比赛的执念
“凑个整数,我去跑一百圈好了。”
“这个家伙果然在看我的热闹。”
从牙缝里挤出来的那两个字就像球场上的主动权,他的想办法夺回来
“或许这是个契机也说不定。”
陌生的来电
意想不到的冲突
隐秘的自疚
最想逃避的问题
蠢蠢欲动的阴谋
深藏的秘密
依旧是年少如初
歪曲的影子
他信任他,这是始终不曾改变的信仰。
“大多数天才都是颇具个性的人。”
“当然是约会啊,约会。”
那眼神太温柔了,温柔到已经越过了一个普通朋友的界限。
如果他们的爱情要填满过去的遗憾,他不介意追回那段丢失的时光,
底气和信念
“责任可不是你一个人的专有名词”
不二哼笑了一声。“你知道我喜欢你哪里吗?”
找回主动权的“宣战”
“我不能只站在原地等。”
他像是在和什么东西较劲,这股劲头充斥着若有若无的厌恶和焦躁。
讨好娘家人
......这家伙竟然在梦里也能吃别人的横醋。
“他啊,是我男朋友。”
最强双打(1)
最强双打(2)
最强双打(3)——并肩而立
他感觉自己像是一个逃兵,一个对战场恋恋不舍的逃兵。
因为从一开始我就没有给自己留别的选择。
“你嘴上这么你说,心里可不这么想吧。”
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对自己的未来做了规划。
……他必须给不二需要的空间。
他就是其中之一,站在不眠城市里却只能看到荒废世界的孤独灵魂。
诗酒里的游魂
那是忧伤与废墟,而你是奇迹
他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怎么看,此时的疯狂就是的理智的真正面目。
从他动心的那一刻起,他就没办法再走出那道门了。
这张冷酷到没有笑容的面具之下其实是还藏着温柔仁慈的一面。
追逐爱情就像寻觅知音,如果不懂对方,爱的再深都没有意义。
十年后的重聚
他只是用成年人的方式来弥补那匆匆一别的遗憾
“只是你喜欢的人刚好是个男的而已。”
在群山之上仰望的星光
恶魔与天使的共同体
被蒙在鼓里的根本就只有他们两个。
称职的教练
责任的感慨
天赋与实践
成长的附加题
相似的倾听者
然后……休息的时候想一想思念你的我
在某种意义上恋爱自由和包办婚姻不谋而合了。
如果这里抽到的是下下签那就换个地方重新抽
幸运的上上签
那个时候他很明确自己的心意,也就没办法当做是误会来欺骗自己。
“你要是不反抗我们两个就没戏了。”
机会错过了就绝不会有第二次,这是不二深刻的体会。
“全世界的人情世故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大同小异而已。”
青学之母的焦虑
那个在万人之间被追捧的光和一直默默的陪伴在他身边的影子。
“真是过分啊,你到底在期待些什么?”不二不满的说道。
因为,他已经站在他的身边,看过了荣耀之路上的花团锦簇。
他伏在桌子上,一半满腹心事,一半陷在梦里。
他也有事情瞒着对方,这下也算是扯平了。
“我想再一次在你身边,和你一起站上最高峰。”
“在此之前,我有礼物要送给你”
一个自以为不懂浪漫的人竭尽所能的去创造心爱之人喜欢的浪漫氛围
不二咧嘴一笑。“听故事可要付费的。”
“因为,那里有你在。”
不二相信这种幸运,也相信自己即便是再等下去,也绝不会后悔。
“你平常也是一本正经的,不过害羞起来倒是蛮可爱的
少年的梦既美好又单纯,也正是因为太过美好而忽略了现实。
这一次踏上异国的土地,他的目标只有冠军。
“我这不是酒,是替你分担的忧愁......”
然而,胜利者这边却并未显得有多快乐。
那人又上下打量了一遍不二,嘴角一歪,扯出一抹狡诈的笑容。
“那就请好好加油吧。”
“不二学长还是一样的狡猾啊。”
手冢一言不发的站在旁边,像一个守护者一样,
南次郎的视线转到了手冢的背影上。“那个小子还真是坏心眼啊。”
“很抱歉”不二无声的叹了口气。“我没办法给你太理智的建议。”
我的未来可以有许多种选择。但是只有一个是最正确的,那就是你。
别人是出水芙蓉,而他现在狼狈的就好像一只落水的小熊。
“这一次,我们要一起站在领奖台上。”
第一场比赛
他盯着不二的背影看,看了很长时间,仿佛时间回溯了。
在短短的几秒钟之内,仿佛一场晴天夜雨。
可是思来想去,几经考量之后,不二才发觉,
这如同白月光一样的美好是他早已经了解的。
松奇满脸都写着不感兴趣。“这我哪猜得到啊!我又不是不二顾问”
就像两个默契的灵魂的相遇,绝不是偶然。
“你这个家伙还真是坏心眼啊。”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默契,总之确实很难解释。”
不要大意的上吧。
尼尔森转身看着松浦,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那家伙很擅长这一手,而且专治歪脖子树。”
不二笑了笑。“不见得哟。”
一个身影随着一阵猛吹进来的风雨走了进来。
对了,不二想起来了,面前的这个家伙是擅长钓鱼的。
“一切的基础都是能够拥有和对方面对面站在球场上的资格。”
几分钟之后他忽然抬起头,眼角藏着难以捉摸的笑意。
“你有什么想法可以跟我说的。”手冢说道:“别自己一个人纠结”
“没有。”手冢说:“我不想让他参与进来。”
不二怀着一种善恶不分明的心情跟他聊了许久,
“我对你的喜欢从来都不是以某些欲望为前提的......"
他们并肩站在黑夜之外,如同世界外的旁观者,凝视着同样的黑夜。
“哦,我知道。”不二的态度就像他的笑容一样轻松。
“没关系。有可靠的人在。”
“我问你一个事情......”
他沿着长长的走廊往外走,在大门口与手冢汇合。
风将种子带走,而发现这些种子的美妙就是另一些生物的责任。
雨在他半梦半醒的时候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归还了一些与过去的联系
不二笑了笑。“我爱人还在等我。”
一句无声的告白,在日后的十年里一直都是不二不愿放弃的希望。
“按照我说的做。”不二的语气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
“既然如此,那就请努力的打完这一场比赛吧!”
不二的表情凝住了,但很快他又恢复了往常的笑容。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了”手冢柔和的笑了笑,轻轻的捏了捏不二的脸
“周助,你今年的生日有什么打算?”
手冢点点头,露出一个准备了许久的微笑。
“所以,你到这里来应该不是为了卖果汁的吧!阿乾。”不二说。
“人一旦有了在意的东西,做事就不会毫无顾虑了。”
他拿出了一种识时务者为俊杰的态度,表现的诚心诚意。
“我算是看出来了,你表面上看上去漠不关心,其实也蛮坏心眼的”
不二表面上看起来很认真的打球,实际上他早就一心好几用了
“他啊,就是记得住。”不二脸上挂着的笑容自始至终都没有散去。
手冢突感这话头有些不对劲,他回过头:“你好像在期待些什么?”
“真正藏在眼底的是镜头无法捕捉到的。”
不二笑了一阵后说道:“我吗说,没想到你还挺会照顾人的。”
“你的意思是我要是想要跟他比赛,就必须先过你这一关对吗?”
只要他一踏进球场,将注意力放在比赛上的时候,就会变成非常亮眼
“不二那个家伙是不会轻易服输的。”
“可是……我不想输给除了你之外的任何人。”
“真是不知道你是被哪路神仙眷顾了!”不二说
“有些人对别人总是看的很透彻,可是对自己有时候总是存在盲区”
他半闭着眼睛,听着费雷尔冷嘲热讽的话,突然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
不二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就像当年看到手冢在德国的成长时一样。
不二只是微微一笑,柔和的声音里多了一层凌厉的感觉。
这一次我们一定会站在同一个领奖台上,对吗?”
这么多年,他改变了许多,唯独这一点,他始终固执的不曾改变过。
“你果然跟传闻中的一样,蛮固执的。”
。所以这一次,他想竭尽自己的所能,将一切的不可控风险降到最低
“好吧,你现在还能闹起来就说明问题不大。”
不二笑嘻嘻的走到手冢的身边,俯身贴近他,反问道:
“那你的想法呢?”不二抬起头反问道。
“国光,就让我看看,你作为教练是不是真的合格。”
在绝境中找到对抗绝境的方法,似乎永远都是他的强项。
“谁知道呢!”不二笑眯眯的说:“估计是被什么人带坏了吧。”
“你们有你们的骄傲,我们可也有我们的执着。”
随着比赛一分一秒的进行下去,弗德里安的打发不二越看越觉得眼熟
“但是,就是觉着手冢他不会单纯的只是想要赢得比赛罢了。”
劣势只是一种境遇,它并不能决定最终的结果,
从一开始手冢就猜出了他的打算,躲在背后看了他半个多小时的热闹
被看透了所有心思之后,不二只好认命似的叹了一口气。
不二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但是之后他就马上变得严肃起来。
手冢仿佛在那个澄澈的眼神里看到了另一个似曾相识的影子。
“我想,不二的话一定没什么问题。”
一个人想要不断进步就要不断超越,要抓住每一次更上一层楼的机会
纸上谈兵终究还是理论上的东西,任何理论都需要实际来进行检验,
不过在我看来这到像是有些堂·吉诃德式的英雄意志在里面呢!”
“是啊!”不二笑了笑。“就像大家的家长一样,很可靠呢!”
“是啊,明天就要会去了,在国外过二人世界的机会可不多。”
“哦,我明白了。”不二点点头。心想这个家伙还蛮小孩子气的。
手冢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是你先挑事儿的周助,别怪我......”
“人啊,是很容易习惯很多事情的。”
手冢微微一笑,抬起手指了指电视屏幕。“你不觉的很应景吗?”
“是啊!那又怎么样呢?”手冢不以为然的挑了挑眉毛。
“确实没什么,不过我家可有个醋坛子。”
“谢谢你的关心。”手冢说:“我们家那个根本不需要我花钱养。”
“啧啧啧......好家伙,不回我的电话,却有时间在这跟别人聊天”
不二把怀里的枕头扔给手冢。“今晚你就抱着它睡吧。”
这一次,他终于后之后觉的想起了事情的起因。
但是对他来说,唯有这一次将会是最特别的。
那人耸了耸肩。“如果我说我是被你的外貌吸引了,你会相信吗?”
他假装若无其事,好像自己是顺着不二的计划才临时想到的一样。
‘我们将在山麓下面.......’
因为对他来说,他们的相遇是他自认为平凡的人生里唯一的幸运。
语言这个东西有时候很有力量,有时候却很苍白。
“我记着的,不过我还记得你另外的话。”
手冢用于余光看了那人一眼,不确定他是否实在自言自语。
他打定了主意,决定在今晚把问题问出口。
“你没发现好多眼睛盯着吗?”不二小声说道。
不二习惯性的想要摊开手,但挽着手冢的那只胳膊却并没有拿出来。
“我没事。”不二笑着说,然后凑近手冢的耳边:“这算是补偿。”
“理由这种东西,不管是真还是假,都不过是一个合理的说辞罢了”
不二轻声叹了一口气,他决定为自己的计划重新找一条出路。
服务生的笑容有些奇怪。“在这个时段,这间餐厅只招待两位客人”
你从所有的事物中浮现,充满了我的灵魂。
由于我爱你,松树在风中,想用他们针形的叶子唱你的名字。
这是一个港口,我在这里爱你。
无数的风的心脏,在我们爱的沉默上方跳动
“我要用你的责任感把你绑在身边,这样你就不是孤身一人了。”
他曾经仰望的,只差半步的距离也遥不可及的星,已经属于了他自己
现在不二的评论区里除了争先恐后要喜糖的剩下的几乎都是喊嫂子的
手冢坚持的东西,他也必须要替他守护住。
“托你的福,我用我自己给你换来了一张行为艺术终身会员卡。”
“可是这间屋子里只有你啊,而且门又不是透明的。”
手冢在心里笑了笑。他想起了那个大雪天的那次对话。
“你们两个,真是一点都不管裕太的死活啊!哈哈哈......”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末世:组队就变强我统领万千女神

勇忘

宇宙联合大学

守护者魄月

雪泊事务所

方迤

惊悚:开局她手握商城成为猎杀者

来之笔

我就不是主教练那个料

泽万

鬼途坦荡荡

3山4海

冥灵界

大裴小说故事

逐鹿:天下第一尊

泡泡糖纸

龙吟江湖:镇世斗罗传

爱吃凤尾腰花的沐寒逸

一个女风水师的工作日志

泰子瑞

卫道苍生

生吃黄连也叫甜

平淡无奇的龙王文

天梦小七

诡异修仙:我真不是邪祟啊!

半碗清补凉

末世:开局雷霆异能,加点成神

志在此啊

梦魇传说

三国孙雨单

网游之无敌盾战

90后不想结婚

区区末世?养几个宠物玩玩

喜欢雪的凛凛

冥域:我和鬼媳,阴缘永合

心安自在

有家寿衣店

饭小艾

火影:卡卡西他带着系统又回来了

华墟孑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