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川里提示您:看后求收藏(7、讨好、求操、子宫中出、小穴合不拢拇指大的小洞流出精液,暴君的独宠小甜包,津川里,啃文书屋),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他跨坐在赢骞身上,扶着男人的硬热对着自己的下身,用龟头找到位置后,一咬牙直接坐了下去。

“嗯哈!”卫姜呻吟一声,眼神根本不敢往其他地方看,他的举动在他自己看来都是很出格很淫荡的,他看着赢骞,“全部吃进去了。”

卫姜因为巨大的瞬间插入,痛感让他流出眼泪。

让赢骞看得非常不舒服,这好像是被人强迫般,大手抚上卫姜细腻的脸蛋儿,擦去他的泪水,说出来的话却很是无情:“不用勉强,不开心就不要做,不欢喜这个男人?孤可以给你换一个。”

卫姜用力摇头,搂紧赢骞的脖子,把自己送上去,他讨好地亲吻着男人的脸,伸出舌头舔弄男人,用鼻尖蹭着男人的脸,哽着嗓音:“没有、没有勉强,皇上,奴可以!”

卫姜扯唇笑了笑,在男人幽暗的眼神中,抬起屁股再坐下,次次坐到底,他知道男人喜欢这个姿势,卫姜将腿张的更开,让男人进入到更深的地方。

“嗯哈,皇上~”

卫姜能感觉到男人的龟头顶到了自己宫口,他想起自己被开苞的第一次,赢骞好像很喜欢操进他的子宫,跟他宫交。

他忍着酸软不断地让男人的龟头撞在自己宫口上,那天晚上是卫姜哭喊着不要,今天是他自己忍着难受想让男人撞进去,他不知道怎么让才能让男人收回把他赐给别人的命令,只能笨拙地希望能通过自己有的东西让男人留下他。

卫姜感觉那宫口似乎是在跟他作对,不管他怎么撞,都不肯开,卫姜急得更不行,眼泪流得更凶了。

赢骞能猜到他的想法,故意说了一句:“子宫而已,在场的哪个女子都有,孤想要的话,随便那个都能有,卫姜,你勉强的样子,真的让孤扫兴。”

卫姜一僵,抱着赢骞一时没了动作,还是不行吗?他还是不能让赢骞收回成命吗?

赢骞看他脸上血色尽失,眉头轻皱,不会玩过头了吧,卫姜脸皮薄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只是今天忽然心血来潮,想知道卫姜的底线还能开发到哪里。

怕自己玩过头把卫姜玩崩了,赢骞刚要开口说话,被卫姜堵住了嘴。

赢骞尝到一丝眼泪的咸味,眼里划过一丝惊讶,他还以为卫姜要崩溃了,没想到卫姜还是没有放弃。

真有意思。

软唇覆上来舔了舔赢骞的唇,卫姜含着男人的唇瓣吮吸,他捧着男人的脸:“别不要卫姜”

卫姜不断重复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耽美小说相关阅读More+

成瘾(又名:x瘾)

金樽

雨露均沾后,老攻们为我打起来了

竹黎吖

我梦见我的女朋友梦见她绿了她的闺蜜

晴天

《恶毒受翻身记np》

酒肆

终生性奴

白玉

偏差

RRRita